第1058章 :再访钟鑫彤

因为他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追上苏婷,另外也不想再像跟慕容天骄那次那样,正在升温的关系,一下断绝,害温红妹再次伤心。

所以他就硬着头皮,趁温红妹不知他在暗追苏婷的秘密,厚着脸皮,继续陪她逛街购物,只是,若温红妹邀请他再去家做客,他是没脸再去,总找借口推掉。

第二天,他刚睡醒,一睁眼,身边的梅达莎,早已不见人影,看看窗外,已是日上三竿,她肯定洗漱早餐之后,去上班了。

“叮铃铃……”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叶先生,我是钟鑫彤的主治医生……”手机里的声音,自我介绍道:“是这样的,钟博士昨天,好像恢复了点意识,又画了一些画,你若是有时间,再来看看她吧。”

“是吗?好好好,我立刻过去!”叶涛心中大喜,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挂断电话,连洗漱都不顾,咬着一个馒头,便窜出别墅大门,钻入他的车里,疾驶出厂。

他等这一天,已等太久,中间曾给钟鑫彤的主治医生打过好几个电话,每一次都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建议他不要再贸然拜访,以免刺激到钟鑫彤的情绪。

第五座古墓,目前陷入停滞,第三个无双,遁入他脖上项链中的SC药丸,那个合体无双,他不敢再释放出来……

对叶涛的SC秘密研究来说,目前疯了的钟鑫彤,可以说是唯一的线索了。

“遥远……对他不存在,即便虚空……无垠,但他若是想来,瞬间便会出现……”

他一想起上次去探访钟鑫彤,她口中说出的那几句解释不清的“胡话”,就浮想联翩,渴望能从她口中,得知更多提示。

“医生,请问我钟姐她……”在疗养院走廊上一见那主治医生,叶涛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叶先生,你别激动,请跟我来。”那医生微微一笑,打断他的话,朝他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在昨天晚上,钟博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意识恢复了一些清醒,她先是画了几幅画,后来又按铃叫护士,请我去跟她交谈了几分钟。”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叶涛激动的道,钟鑫彤在他创业起初,帮了他不少忙,他是多么想看到这个可怜的女孩,能摆脱疯掉的厄运,好转过来啊。

进入办公室后,那个医生,把几幅钟鑫彤的画,还有一个U盘,放到桌上,告诉她,U盘里是昨晚他和钟鑫彤谈话的录音内容,可以听一听。

“谢谢,谢谢医生,你考虑的太周到了。”叶涛忙道谢,然后他的目光,便急切的望向那几张画上。

一共三幅,每一张画的都很逼真,看的叶涛有点懵,钟鑫彤是考古专业,什么时候画画技术这么厉害了?

第一幅,是一副海底古城画,蔚蓝的海水下,一座古代大城,沉在海底,也不知是那个时代的古城,它静静横亘海洋下面,似沉睡无数岁月,有鱼,有海底植物的轮廓。在画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海底的亚特兰蒂斯城!

恢复了一点清醒意识的钟鑫彤,画出一幅这样的画,什么意思?叶涛看的满脸不解。

对了,他记得,在德国公主小镇时,曾听说,女海盗希薇的重要助手乔诺迪亚斯,曾写有一本书,书名就叫《海底巨城》。

难道这幅画,也是乔诺迪亚斯留下来的?钟鑫彤画它的目的,是提醒我最后一块古金属,跟此画有关?

还是说,有其他猜不出的目的呢?

想不明白,他干脆去看第二幅画,那是一副乌云滚滚的画作,隐隐可以看到,乌云深处,有魔怪若隐若现的身影,淌血的牙齿,血红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因为都被乌云挡住了,看不清楚。

这……又是什么意思?叶涛看的一头雾水。

第三幅画,仍是星辰虚空之上,行走的无面人,不过这一次,他的身周,多了一些狰狞的轮廓,一只只尖锐爪甲的怪手,伸向那个行走在无数星辰中的无面人,似乎想要把他给抓住一样。

但仔细看的话,每一只怪爪,都没沾到无面人的衣物。

这是……是向我示警吗?

这第三幅画,叶涛看的多少有点明白,因为他知道,行走在无数星辰中的无面人,就是“使徒”,换言之,也就是他。

那一只只长着瘆人尖爪的怪手,似乎想捕捉到“使徒”,这其中的含义,还有过多猜想吗?肯定是想提醒他警惕危险。

从第三幅画的蕴意,推想第二幅画,很有可能,藏在乌云深处的魔影,也是“使徒”的敌人,也是想提醒他的意思。

可现实世界,哪有魔怪这种敌人?叶涛看的哭笑不得,示警的意思,他能看出来,但画出来的敌人,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这是现实世界,不是游戏里的世界,怎么可能会有红眼睛,血牙齿的魔物和长着长长尖爪的怪物呢?

发了一会儿呆,叶涛把那个手机U盘,插到他手机上,开始听录下的主治医生跟钟鑫彤的音频内容:

“钟博士,我听护士说,你的意识恢复了清醒,向她要了画笔,颜料和纸张,画了三幅画,那画我也看了,你能给我说说,为什么要画那么奇怪的画吗?”医生的声音。

“他们快来了,他们想抓你。”钟鑫彤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叶涛觉得,听上去不像是钟鑫彤的声音。

是第三个无双作的祟吗?他不知道,因为她一遁入药丸,怎么哀求要挟恐吓,再也不出来了。所以他不知道第三个无双,有没有远距离作祟的能力。

“能告诉我,他们是谁吗?为什么要抓我?”医生继续问道。

“不是抓你,是抓你!”钟鑫彤冰冷的声音,把第二个“你”字,说的很重。

“那你口中的‘你’,指的是谁呢?”医生似乎听懂她话中含义,再次问道。

“使徒!”钟鑫彤道。

这两个字一入耳,叶涛心头一震,迄今为止,面对面称他为使徒的,便是赢无双,此刻从音频文件中,从钟鑫彤口中说出来,足以证明,这个称呼,绝对不是钟鑫彤能说出来的,肯定是无双公主作的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