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一

即使和里尔德离婚,失去整个大梧星,梦婉的脸上也总有着风轻云淡的笑容。

可是现在,梦婉的脸上只剩下,如同寒冰般的怒意。

说话的声音,也蕴含着化不开的冷。

“算你识相!”

男人得意洋洋地昂起头,不屑地瞥了一眼,刚才怼他的劳拉。

“你!”

劳拉气结,手指着男人张了好几次嘴,满肚子的话都不知道该先说哪一句才好。

男人拍开劳拉的手,杠到梦婉眼前,恶狠狠地说:“我什么我?快点把钱准备好,不然老子到治安管理局告你们。”

梦婉没有理会男人的意思,淡漠的眼神落在男人身后。

那里,簇拥着一群神态各异的人,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样的,贪婪。

梦婉勾起嘴角,对着人群莞尔一笑,笑容灿烂而富含深意。

“你们呢?也是一个人,五百万?”

听到这个数字,人群一阵躁动。

躁动的人群,仿佛腐肉上黏着的苍蝇,嗡嗡作响。

为首三个人里面的女人,挤开人群,招摇地出现在梦婉面前。

“五百万?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五百万就能赔偿我的损失?你知道我为了找我家孩子,花了多少钱吗?”

女人画得非常精致的眉毛挑起,张开血盆大口,粘黏的唾液拉扯出银丝,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弧线。

梦婉望着这个跳脚的女人,眸子里寒光更甚,“多少钱?”

“三百亿!你竟然想用五百万,就打发了我?”

“呵。”

男人轻蔑的笑声响起,女人转头望去,就看见,一直护在梦婉身侧的管家,正笑着看她。

女人脸上升起恼怒的红晕,梗着脖子问管家先生,“你笑什么!”

“没什么。”带着白手套、有着纤长手指的手抵在唇边,管家笑着盯着女人说,“您刚才的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

“你什么意思!”

劳拉翻了个白眼,张嘴怼了女人一句,“张张嘴就是三百亿,你说的是达纳斯币啊?”

达纳斯是艾斯德斯星盟隔壁的一个小卫星国,国家货币以亿元起价。

女人也知道,她刚才说的价格实在是假了点,赶忙改口说:“知道你们出不起这个三百亿,就两千七百万吧。也当是我给我孩子积福了。”

女人掏出帕子,在眼角摁了两下,装模做样地拭去了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还有人呢?都报价吧。”

梦婉抽出一把凳子坐下,抱臂望着面前的人群。

“报价?报了,你能认?”

“只要孩子们自愿和你们走,你们报什么价格,我都认。”

梦婉话音还未落,人群里爆发出轰天的讨论声。

锁定在梦婉脸上的目光,像是贪狼嘴角滴落的涎水,散发着让人闻了就想吐的腥臭。

“三千万!”

“五千万!”

“七千万!”

数字越叫越大,价格越喊越高。

望着梦婉没有变化的脸,现场的气氛,异常的活跃和热闹。没有人想着要去见孩子,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对于星币的欲望。。

他们不断地叫喊着,像是拍卖场上,为了稀世珍宝散尽家财的疯子,不断推出更高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