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有点贱人了

终归是一望凡尘多放眼,几多萧索戚戚然。

谢抬很早就认识王丽了,两个人是高中同学,再到大学同学,长跑了5年的爱情,因为谢抬要出国留学,暂停了两年时光。

当王丽又一次看见谢抬,并且得知他已经回国工作的消息后,爱情的歌曲重新唱响在她的人生中。

王雅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她微微皱眉,回忆起谢抬这个男人,感到一阵恶心,当初他与王丽热恋那会儿,好几次跟自己搞的非常暧昧。

“姐,你不要太激动了,稳住。”王雅笑着打趣自己的姐姐,从未对她讲起过谢抬对自己的小动作。

“记得晚上回家吃饭。”王丽说着挂断了电话。

王雅已经预定了今天晚上最新上映的电影,看样子只能浪费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雅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燕兮当初在审讯室盯着自己的画面,他的目光带着挑衅、淡然,好像任何事物都不放在眼里,也不能激起任何兴趣。

“燕兮,太极宗师、中医圣手、农民、黑客高手、歌神、黑道巨擘。”

王雅轻声念叨着,伸出手指计算着燕兮身体的她知道的每一种能力,太极宗师有了,中医圣手有了,歌神有了,王雅在网上已经看过了被犯罪耽误的歌神的视频,里面唱歌的人正是燕兮。

“现在还差农民,黑客、和黑道大哥,这三种性格。”王雅说着,摇了摇头,“黑道大哥就算了,看样子就像,至于农民没有啥可考证的办法,证明了也没什么用。至于黑客嘛。”

王雅嘴角微微翘起,以后如果遇到也麻烦可以顺带找这个小家伙帮忙,就是不知道管不管事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一条小缝,刘雯的小脑瓜伸了进来,低声说道:“姐,人来了,你陪我去食堂吧。”

王雅笑着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挎包,揉着小姑娘的脑袋出了办公室。

两位女子,一位惊艳干练,一位可爱萌萌,并排着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对关系极好的姐妹。

燕兮被王雅交到办公室说了些没头没脑的东西都,自己继续进行消毒工作,持续了约1个小时,喷壶里的消毒液都见底了,他这才回到清洁室,喝了口茶水,抽了跟烟,从柜子里拿出食盒准备到食堂打饭。

好巧不巧的说,燕兮推开门,正好王雅与刘雯从他面前经过,三个人楞了一下,刘雯刚忙缠住王雅的手臂先一步走去。

燕兮冷着脸跟在后面,平时他都会用筷子敲碗,晃晃荡荡地打饭,再跟盛饭的阿姨们打趣几句。

今天一直排在王雅的身后,搞的燕兮都有点不好意思,挺胸抬头像一位不伦不类的正人君子。

燕兮突然皱眉,他想到了什么,转身离开了食堂。

刚刚打完饭的刘雯还想着怎么避开燕兮呢,回头就瞧不见人影了,心里面些许失落,也有庆幸。

大厅里有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年轻***着朝刘雯挥手,长得还算不错,至少身高有1米8了。

刘雯没急着过去,搞的自己好像发春一样,等王雅打好了饭,两位女子一同向男人走去。

男子还是很体贴的,先一步结果两人的食盒放在桌子上,“刘雯你好,我叫尹拓鹏。”他看向王雅,“姐姐,您好。”

王雅笑着点头回应,刘雯像是个小傻子一样,红着脸坐在椅子上,恨不得把脑袋埋在饭里,一句话也不说。

尹拓鹏想这些话题,至少不至于目前这样尴尬的场面。

不过刘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的天真可爱,活泼好动哪去了?怎么害羞的像一只鹌鹑一样。

王雅笑着说道:“雯雯,可能是很喜欢,不太好意思说话,你不要介意啊。平时她都很活泼开朗的。”

尹拓鹏红着脸笑而不语,埋头吃饭。

刘雯桌子底下用手轻拍了一下王雅的腿。

正在这时,燕兮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瓶酒,径直进了后台厨房。

没过几分钟,笑呵呵地空着手走出了,一眼就瞄中了王雅旁边无人的空桌子,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坐下后,干咳了一声,“听说今天伙食不错?”

并没有人搭理他。

燕兮并不介意,斜着眼瞟了他们食盒里的饭菜,暗自咋舌,“就这伙食,食堂的条件有点差呀?是不是故意针对你们的?”

仍旧是没人搭理他。

燕兮悻悻然点了颗烟,美滋滋地抽了起来,不到五分钟的功夫,食堂门打开了,原本打饭的阿姨,端着盘中走了出来。

有凉拌牛肉、辣子鸡、青椒木耳、油焖大虾、鸡蛋饼、凉拌西红柿和炖排骨。

燕兮的面前摆了一小盆米饭,他一拍额头懊悔道:“真不好意思,我这记性,突然就忘记跟你们说了呢,昨天就订好了。唉——”

燕兮侧了下身,试探性地问道:“三位又不再吃点?”

尹拓鹏脸红彤彤的,低下了头,恼怒地在桌子底下攥紧了拳头。你敢让我没面子,你给老子等着!

刘雯还是埋头吃饭,不为所动。

只有王雅笑着站起身,坐在了燕兮对面,“没事,现在吃刚刚好,反正我也没怎吃东西呢。”

燕兮有点尴尬,“行吧,您吃,我差了。”

王雅精致地把每一道菜都品尝一遍,对刘雯他们两个说道:“吃完了就到外面逛逛吧,听说最近新上映的那个电影不错,你们可以看看。”

“姐,那什么......”尹拓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事,老陈哪里我跟他说,还能耽误你俩的终身大事了。”王雅笑着说道,看了燕兮一眼,这家伙像是饿死鬼投胎一般,一顿乱划拉,嘴边全是米粒。

“你怕我跟你抢吗?”王雅有些恼怒地问道。

“那你以为呢!”燕兮继续狼吞虎咽,终于把一盆米饭给干掉了。舒服地打了个饱嗝,拍着自己的肚子笑道:“咋样?你吃的还可以吧?”

王雅呵呵冷笑,本打算提起包就走,但她转念又一想,要是就这么生气的走了,岂不是正中了他的下怀,自己以后会因为生气很少找他,也就少了不少的麻烦,他可以当一个隐形人领着工资舒服地活着,不过就是不能出监狱罢了。

“还不错,谢谢你的款待。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王雅微笑着起身离开。

燕兮一脸吃屎的表情,草!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张无忌他妈说的果然没错。

王雅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既然说自己是个农民,那么考验来了,我看铁树开花,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