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收官?落幕

“等等,我父亲还有话说”,我情急之中胡乱编着借口。

汪鼎当并没有心思听,“开枪”。

话音刚落,我拔出腰间的短刀朝汪响响砍过去,速度很快,大壮和枪手都没有反应过来,我一刀捅在了汪响响的肚子上,来回绞了几下。

“来啊,你不是想给你儿子铺路吗,老子现在就弄死他”。

雷虎拿出一支钢笔,指着汪鼎当,“别动,虽然这个东西只能开一枪,但是我保证,在你的人打死我之前,我能一枪崩了你”。

局势反转的太快,本来胜券在握的汪鼎当没想到我们敢率先发难,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汪响响已经奄奄一息,嘴里不住的吐血。

汪鼎当看见儿子被人捅了,原地爆炸,“开枪,杀了他们,杀了这两个崽种”。

瞬间枪声四起,雷虎侧滚到桌子底下躲着子弹,翻滚的时候顺手给了汪鼎当一枪,正中眉心。

雷虎说的没错,他最厉害的是枪法。

我拿汪响响的身体挡着子弹,汪鼎当的人在对着我和雷虎不断开火的时候,误伤了不少人。

高义帮的各个堂口老大见汪鼎当和汪响响都死了,群龙无首,于是破开了大门,让外面的小弟进来和汪鼎当的人火拼,都想争抢龙头大哥的位子。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这些马仔杀红了眼,分不清敌人是谁,从第一发枪声响起就没断过。

汪响响身上不知道中了多少子弹,我抛下他的尸体,和雷虎汇合,趁乱逃离了客厅躲在角落里。

现在已经没有人关注我们两个的死活了,龙哥和大壮二壮拿着刀在砍杀那些想造反的堂口老大,一刀放翻一个反骨仔,近身肉搏手枪远不如短刀。

那些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灯,拿起手枪对着龙哥他们猛烈集火,两波人厮杀的极其惨烈,哀嚎不绝。

雷虎躲在角落里给钢笔上着子弹,偷偷放着冷枪,一枪一个,枪法神乎其技。

“雷秘书,现在怎么办,等他们尘埃落定,咱们也死定了”。

雷虎冷静的开着枪,“那就趁乱杀完”。

有道理,趁着现在场面混乱,把这些人全给宰了。我刚刚杀完汪响响,拿刀的手一直在抖,强烈刺鼻的血腥味让我有些兴奋。

枪声停了,这些人意识到手枪在狭窄的客厅里作用不大,还容易误伤队友,换上了匕首短刀肉搏。

我瞄准了大壮,他正在和一个纹着狼头的老大搏杀,两个人势均力敌。躲闪中腰间露了个空档,我摸过去给他腰上狠狠来了一刀,大壮吃痛回身反击,正面暴露出来,被纹着狼头的人一刀砍在了脑袋上。

大壮腹背受敌被砍倒在地,纹着狼头的人以为我要帮他,对着我微笑,我看大壮倒了又朝这个人心脏捅去,他毫无防备,临死前的眼神好像在说你不是来帮我的吗?

我迅速抽出刀在人群里乱杀,这群马仔都是些乌合之众,加上雷虎在暗处放冷枪,站着的人越来越少。

我越杀越兴奋,大脑被血腥味刺激的不受控制,熟练的在这群人中使着夏善虎教我的杀人技。

直到最后,客厅里没有一个人活着,横尸遍地,几个没断气的在痛苦的惨叫,仿佛人间炼狱。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把这些人全都给杀了。

我全身沾满了血,刚刚在杀人的过程中挨了好几刀,腹部还中了一枪,不过当时丝毫没有痛感,现在平静下来站都站不稳。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不断往外翻涌的鲜血,感觉腹部被撕裂了,痛不欲生。

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警笛声,不久冲进来了一群警察,为首的是萧满弓,手里拿着枪瞄着我:“放下武器”。

我把刀扔在了地上,举起双手抱在头上。雷虎从后面举着双手走出来,抱着头在我旁边蹲下,“警官,先救人,他要流血流死了”。

我在想着雷虎的真实身份,他是卧底吗?来不及细想,失血过多晕死过去。

……

……

……

2012年10月17日,夏善虎别墅里,一群警察闯了进来,萧满弓拿着逮捕令对夏善虎实施抓捕。

夏善虎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警官,我犯了什么罪?让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你涉嫌指示你的养子和秘书杀人”。

“警官,那我的养子和秘书呢?现在是法治社会,抓人是要证据的,一张逮捕令就想把我带走?我怀疑你们警方在诬陷我,我拒绝回答你们的问题,有事可以跟我的律师谈,他马上过来”。

萧满弓拿出一支钢笔,按了一下笔帽,是个录音笔,“夏总,来听听里面的东西”。

……

……

“阿虎,自从你给我立了投名状,我一直以来都很信任你,这几年里不断的在提拔你,也没有让你帮我做些见不得光的事。

今天我要你办一件事,可能会死,但是如果成了,我把为善集团的股份给你百分之十,或者给你十个亿让你远走高飞,怎么样”。

“夏总您尽管吩咐,富贵是靠命搏出来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是绝不会放过的”。

“好,晚上你和阿生去汪鼎当的别墅一趟,杀了汪鼎当和汪响响,你要是能活着回来,我就践行承诺”。

“阿生?夏总,这件事阿生知道吗,他会去吗?而且阿生是您的儿子,您放心阿生去……”

“他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会去的,阿生的功夫深得我真传,你们两个联手成功几率会更高一些,就这么定了,我叫阿生过来”。

滋滋滋滋滋,录音放完了。

……

“怎么样,夏总,这个能当证据吗?你的养子夏生还在医院里抢救,虎毒还不食子,夏总可真是比老虎还要狠毒啊”。

夏善虎淡定不下去了,“雷秘书是你们的人?呵呵,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是我疏忽大意了,养在身边观察了好几年,第一次让他做事就阴沟里翻了船。

我看你们警方比我还狠,为了安排雷虎过来,竟然让他杀了一个警察,好手段啊”。

萧满弓给夏善虎戴上手铐,“那只是个意外,凑巧让你赶上了,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天都不想放过你,下山虎”。

……

我从医院里醒过来,左手在吊着盐水,右手被拷在了床头上,几个警察在我床边站着。

我还没死,但是高义帮的高层死绝了,夏善虎应该能如愿以偿的拿到为善集团的所有股份,这算是报答了夏善虎的养育和救命之恩。

我还有几个月满十六岁,法院只要拖上几个月开庭,那凭我手上的人命,下半辈子就可以在监狱里养老了。

说是下半辈子,其实也就两年的时间,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申请见上叶繁花一面。算了,还是不见的好,如果让她知道老叶死了,我进了监狱,我怕她活不下去。

只希望夏善虎能瞒着叶繁花,让她永远不要知道我的下落,失踪比知道真相要好的多。

旁边的警察见我醒了,拿起对讲机:“喂,萧队长,犯人醒了”。

“明白,马上过来”。

萧满弓穿着警服走进来,坐在我床边,手里拿着个笔录本子。

“姓名,年龄”

“夏生,还有几个月就十六了”

“知道犯的什么事吗?”

“知道,杀了很多人”

“认罪?”

“认罪”

“好,那你先养伤,伤养好了进少管所里待着,等着法官量刑”。

我想知道我的事有没有牵连到夏善虎,向萧满弓问道:“萧警官,我父亲怎么样了,我犯的事没有牵连到他吧?”

萧满弓淡淡的说:“已经抓进去了,你们杀汪响响父子就是他安排的,目前还在搜集他以前在高义帮犯罪的证据”。

“这不可能,是我主动去杀的汪鼎当,我父亲没有指示我杀人,你们警方可能是误会了”。

“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你只是被他欺骗了,但是你杀人是不争的事实。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姓萧?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