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敌人与爱人.

张不苟走了,离开了醉春楼。

没有说要去哪里,也没有开口答应唐璜的请求。

就像他从来没有来过醉春楼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

......

......

房间内,唐璜坐在椅子上,看着原本张不苟所在的位置,他眨了眨眼,一句话也没说。

又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公子。”这时,王口乞走到唐璜面前,他奋力的睁大眼睛,有些疑惑的说道:“张不苟是答应了吗?”

“算是吧。”听见王口乞问,唐璜仰起头,只见他将自己的身子完全靠在了冰凉的椅背上,轻声叹息道。

这一次,他没有如往常一样微笑着回应,白皙的脸上已满是倦色,无法言说的倦色。

原本在唐璜身边无声飘动的空气,在随着剑鸣响起的那一刻,忽然被一道锋利的剑意引动,化为了上百枚宛若银针的剑气。

环绕在了唐璜的身边。

从始至终,一旁的王口乞与梅饶霜只是被忽然响起的剑鸣所吸引,却没有察觉到唐璜周围所布满的杀机。

即便张不苟此刻一动不动,那些剑气也会在唐璜呼吸的那一刻,顺着他的鼻腔,进入到他的体内。

空气还是空气,它透明,无声。

在暴雨里,它顺着暴雨坠入大地。

在狂风中,它又有着强劲的力量。

在张不苟的手里,便是天底下没有一丝杀机的剑。

所以说,张不苟是个杀手。

只是不太出名。

因为他的暗杀目标每一次都是距离他百里开外忽然暴毙,而他只是站着木木的站在原地,然后去领钱。

杀手没出力,目标却死了。

任何一个雇主都不会傻到把一笔不菲的悬赏金交到一个什么都做的杀手手里。

这会显的他们很蠢。

所以张不苟便把他们都杀了。

拿到了一笔比起之前更要高昂的悬赏金。

当然,这也是他没什么名气的原因。

而现在,他也打算这样杀掉眼前正微笑的唐璜。

可是这一次或许拿不到钱了。

想到这一点,张不苟意外的有些难过。

这时,隔壁的琴声忽然停止,紧接着,便是一道男人沉闷的嘶吼,与几声女子的娇笑。

以及一声清脆的铃铛声。

数百道徘徊唐璜周围的剑气尽数溶解,化作一道不算太温柔的清风,吹乱了唐璜额前的秀发。

似乎是因为忍受不了脸上传来的瘙痒,唐璜此刻笑的要比平时更加灿烂。

“夏天太热了,一阵清风总算是解几分暑意。”

唐璜看着张不苟那一张木讷的脸,伸手将吹乱的头发整理好。

“行了,事情我也说清楚,接不接是你的事了。”唐璜看着张不苟,声音一如往常一样平静。

......

......

这便是方才发生的事。

看着王口乞一脸的疑惑,以及梅饶霜眉眼之间的冷意。

唐璜叹了口气,他看着头顶的悬梁,将全身瘫坐在了椅子之上。

“胖子啊,答应我,如果你觉到皇城局势不妙,就带着老头子赶紧跑吧。”

还不等王口乞理解话中意思,只听唐璜又接着说道:“等此间事了,你便回皇城,带老头子一家离开。”

“为啥啊公子。”王口乞不解的问道。

“因为皇城潜龙这一次过来的人。”

“叶老鬼、虎贲候,这两位久住皇城的帝境高手竟然被大主拍了出来做任务。”

“这说明皇城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的守卫力量了,你们觉得这代表了什么?”

随着唐璜声音落下,王口乞以及梅饶霜原本疑惑的脸上逐渐被震惊布满。

“大主已经成圣。”

唐璜知道他们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还是开口说了出来。

毕竟这种话,说出来更加能引动别人脸上的震惊。

“不仅如此。”唐璜看着梅饶霜脸上的担忧,继续说道:“这一次,你的师兄剑天子,也准备入世证道。”

“能够证圣人之道的,只能是圣人!”

“也就是争天之战,我猜张不苟也是因为这个才来到这里。”

说道这里,王口乞瞪大眼睛看着唐璜,却看到了唐璜嘴角边那一抹不易察觉的苦笑。

难道说,张不苟之所以来到这里,是被公子吸引过来的?

既然如此,公子为什么还敢来找他帮忙?

想起来唐璜方才瘫坐在椅子上的倦色,王口乞一时间身体竟然忍不住颤抖起来。

王口乞看着唐璜,忽然出声问道:“那大主他,会杀了三公子吗?”

“我希望是不会的。”唐璜也心知王口乞心中所担心的,当下也开口解释道:“如果他真的是圣人,当下他要担心的,应该是剑天子是否会第一时间找上门来。”

“至少,在皇城没有传出一些奇怪的传闻之外,老头子都是安全的。”

说道这里,只见唐璜皱了皱眉头,还是放弃了说出二师兄就是潜龙大主这一事实。

因为就连身为老头子死士的王口乞都不知道这件事,看样子应该是老头子故意这样做的。

如果他现在说了,或许会打乱老头子的一些计划。

当下,唐璜开口道:“胖子,我这几天可能都不会在道三爷那里了,如果皇城潜龙的人找你麻烦,你就去找道三爷。”

没办法,虽然张不苟没有答应他,但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拒绝。

他还是得去找张不苟,来解决体内心魔气的潜在威胁。

说话间,只见唐璜站起身来,伸了个又长又慢的懒腰。

这一晚上,事情也太多了。

“知道了,公子。”

听见唐璜的话,王口乞点点头,随后想问问唐璜什么时候去吃饭。

可惜,不是时候。

因为梅饶霜已经走到了唐璜面前,而且带着轻微的杀意。

梅饶霜轻轻将剑抽出,然后架在了唐璜的脖子上。

杀意明显,毫不遮掩。

而唐璜没有动,只是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佳人,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

王口乞想要上前阻拦,却见唐璜轻轻转头,对着他轻声笑道:“等着看我出丑?”

是小夫妻吵架?

王口乞脸上神色一僵,只见他尴尬的笑了笑,便打算退出了房间。

“胖子。”唐璜仿佛没有察觉到已经临近的危险,仍是笑着说道:“你先去吃饭吧,今晚不用等我了。”

“好嘞,公子小心。”王口乞也不敢多说什么,他点点头,随后飞快的走出了房间。

听着一声声有些沉重的下楼声,唐璜此刻都能想道王口乞此刻的慌忙。

房间安静了,比张不苟在的时候还要安静。

“真想不到我的师兄会有这样的一个手下。”

似乎不愿意让房间陷入安静的死循环中,此刻,唐璜笑着说道。

“这三年,你去了哪。”梅饶霜瞪着唐璜,只见一双如水的眸子里,满是怒意。

不仅如此,唐璜还察觉到了搭在自己肩膀的剑刃正在轻轻颤抖,而且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

唐璜觉得自己现在比张不苟出手时还要危险。

因为张不苟他敢打,甚至宰了他也可以。

但梅饶霜不行。

这一刻,唐璜发现自己似乎只有说实话这一条路可以走。

只见他喉咙微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去了平安镇。”

“我师兄的家乡。”

唐璜试着悄悄挪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想让自己离剑远一些。

“你在撒谎,你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待在同一个地方三年。”

面对着唐璜的诚实,梅饶霜失去了一往的平静,声音里满是怒火。

漂亮的女人生气,也还是漂亮女人。

明明生死咫尺,唐璜还是忍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是真的。”见梅饶霜不相信,唐璜伸出手指将离自己脖子愈来愈近的剑刃拨开,轻声说道:“因为我想寻死来着。”

“不过我发现死在哪里都差不多,所以我也没打算精心挑选一个好地方。”

唐璜直视着梅饶霜,没有将目光移开。

“为什么?”听见这话,梅饶霜的身体忽然一震,语气里多了几分害怕与悲伤。

她曾想过无数次他离开自己的理由,可是唐璜的话,还是让她愣在了那里。

“因为我当时快要疯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疯了,甚至有时我会忍不住的想要杀了你。”

唐璜没有在意快要触碰到自己脖子的剑刃,在梅饶霜震惊的目光里,缓缓坐了下来。

唐璜叹了口气,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家族里的人当成了丧门星,因为凡是与我在一起的人,最后身上都会出现一些莫名的伤口。”

“严重时,我甚至会短暂的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所以在我七岁那年,我便离开了家族,准备自生自灭了。”

“而我当时也寻死着一死了之来着,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死亡其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

“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都是要发生的,只不过有的快,有的慢罢了。”

唐璜挠了挠头,试图让房间内的气氛并不是那么悲伤。

可他失败了。

“这可不是那个自称横行天下的毛贼会想到的事情。”梅饶霜不为所动的说道。

“的确。”他轻笑着说道:“因为我遇到了我的师父,百花仙子。”

“她真的是个很美,很美的人”

想起了那名始终露出温柔笑容的老人,唐璜也咧了咧嘴角,却还是没笑的起来。

因为她已经死了。

唐璜长叹道:“她传授我武功,教我作人,也成功帮我压制住了体内产生的诡异。”

“所以在我二十岁那年,我达到王境,便按照她的吩咐开始了入世历练,给自己起了个很厉害的名字。”

说道这里,唐璜抬起头看着梅饶霜,声音温柔的说道:“横行天下。”

......

......

寻找了三年。

她却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了答案。

梅饶霜看着唐璜,她没有将手中的剑放下,甚至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的喜悦。

除了两道滑落在地上的清泪。

梅饶霜还是梅饶霜,没有变化。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被一个冷冰冰的女人追杀了一年。”

“却也在第一眼就爱上了她。”

“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