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以绝后患

下一刻,何青青母亲冷厉的声音传来:“看来,只有找到他然后把他杀了。”

何青青听见自己的母亲竟然要杀人,她也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妈,为什么要杀人啊,要是被抓到了该怎么办啊。”

虽然一心想要攀上有钱人,可是何青青至少没害过人命,那次害了龚晓月的孩子,吓得她连续做了好几个晚上的噩梦。

此刻,何青青听见自己的母亲说要解决后患自己竟然要杀人,何青青的胆子一下子变小了。

“放心,交给我就好。”

何青青的母亲自然知道这件事不能交给何青青去办,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冒这个险,更不会给她们再一次留下祸患。

何青青的母亲自小生活在薄家这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家庭,然后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到了现在这个小有名气的位置,不然也不会攀上曾经风光的林家,勾心斗角都是算计。

薄家踩在别人的头上才有的几天,薄和静对这些阴狠毒辣的招数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一次荣伟的事情,她本来想赶尽杀绝的,都怪她一时妇人之仁,把他放走了。

当初何青青的母亲,答应他只要他一日不回天语市,她就不会对他下手,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可是,一定要害他性命吗?把他监视起来,不让他被霍城恩找到不就行了吗?”

何青青还是不想去害一条性命,可是何青青的母亲却笑她幼稚。

“孩子,如果你今天留下他的一条命,有一天东窗事发,霍城恩绝对会要了你的命,怎么?这样你还要放过他可怜他吗?”

何青青的母亲用何青青的生命来打比方,何青青一听竟然这么严重,她立刻改了主意,只要不涉及到她自己就行,其他人的生死和她无关。

此刻,何青青心底最后一丝的善良也被自己的母亲磨灭了。

什么样的家庭教什么样的孩子,早晚有一天,他们会自食恶果。

于是何青青的母亲就派人去当时让荣伟呆的那座城市找他。

与此同时,霍城恩一直派人盯着何青青和何青青母女的保镖终于发现她们有所动作,赶紧向霍城恩汇报。

霍城恩想了想,让他们暗中跟着那个人,等到证据确凿之后一起抓个现行。保镖收到消息退出了办公室,霍城恩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他最不希望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一连过了几天,一直没在城市里发现荣伟的身影,就在她们母女怀疑荣伟偷偷地溜走的时候,他出现了。

“荣伟,好久不见啊。”

走在前面的荣伟听见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浑身不禁一颤,惊恐地回过头。

“你们怎么找来了?不是当初说好只要我不回去,就当我消失了一样吗?为什么你们又出现了。”

他看着何青青身边跟着的人,这两个人他都不想招惹。

“哟,怎么了?找你来叙叙旧都不行,你可别忘了,当初你可是追着我屁股后面跑啊,怎么现在反倒躲着我了呢?”

何青青走上前,嘲讽地看着荣伟如今这幅样子,哪里还风光的起来,他对于何青青来说再没有利用价值,可能最后的那点利用价值,就是他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这个女人,当初我荣伟竟然栽在你手里,甚至为你付出多少,你却一次次利用我,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想起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毁在她们母女手里,荣伟就失去理智破口大骂。

他记得最开始何青青的父母亲赶到这里来的时候,自己什么都没了,当时他还期待着何青青能搞定霍城恩。帮了何青青弄掉霍城恩孩子之后,他就想尽一切办法打听何青青有关的消息,没想到等到最后,是这个女人狠心地驱逐。

那时候荣伟才意识到,原来一切都是骗自己的,从一开始她接近霍城恩开始,根本不是为了自己。

到现在只能怪自己愚不可及中了别人的陷阱。

荣伟心底心痛,自己害了他们一帮兄弟。

“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能有这么多力气来骂人。”

何青青嫌弃地闪到一边,根本不想和他对说废话,她又不是真的来叙旧的。

“什么?”

荣伟一听这话感觉不对劲,转过身就想跑,可没跑两步,就被何青青和她母亲带来的人拦住了去路。那人进一步,荣伟就慌乱地往后退一步,到最后又退回了原地。

“怎么不跑了呢?”

幽幽的声音从荣伟背后响起,他转过身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求求你们别杀我,我老老实实地在这躲着,哪里也不去,绝对不会被别人发现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都说,最毒妇人心,此刻荣伟内心能感觉的到,眼前的两个女人。是真的一心想要他死,他只能苦苦哀求着她能放过自己。

“不杀你?上一次你就已经该死了,让你苟活了这么久,已经该庆幸了。”

何青青的母亲示意雇来的人赶紧动手,可是那个人刚要摸枪出来,旁边窜出两个人影制止了他们,三个人厮打成一团。

何青青和她的母亲吓了一跳躲在一旁,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伙儿人,一时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情况。

突然何青青的母亲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她手缓缓向包里伸去。

荣伟见着突然从天而降的两个人解了自己的围,眼见着没有人管他,打算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赶紧跑。

妈的,他再也不想看见这两个疯女人,他要跑的越远越好。

刚刚站起来,就听见尖物刺穿皮肉的声音响起,他来得及看了一眼肚子上横穿的刀,就永远地倒下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何青青被吓了一跳,惊叫了出来,那扭打成一团的三个人也停下了动作,他们发现共同的目标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

而旁边,何青青的母亲站在一旁,手里还握着那把刀,刀上鲜血淋漓。。

此刻,何青青母亲的样子极其狰狞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