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解围(二)

“什么,那群杂种竟然还要让我亲自前去受降,还要我以子爵荣誉和贵族身份担保,保证他们缴械不杀。这群该死的东西,搞了半天天竟然在耍我!”科多尔指挥营帐中,领兵子爵唾沫横飞,气急败坏,脸憋得跟着火的猪屁股一般通红。一众军官见状各个要求前去诛杀那群杂碎。唯有那个领主模样的男子表情淡然。

“尊贵的子爵大人。”

男子还是一贯的礼貌。

“既然他们要求您亲自受降,何不给他们个机会呢?如果他们见您去了真诚投降,那我们就可以立刻拔营前往马尔西堡支援。如果诈降,立刻发兵再次攻击也不迟,反正他们快撑不住了。”

领主一脸坏笑地看着领兵子爵,仿佛自己就是个谋士一般。

领兵子爵听后安静了下来,捋了捋灰白的胡须。正色道,“传令各部,准备再战,若敌人假降,立刻攻击。”

“是!”

帐中众位军官勋贵同声应命。

不出安格斯所料,这一招终究还是被敌人识破。片刻前,领兵子爵来到阵前,亲自接受威尔士军团投降,没待安格斯说几句话,领兵子爵早已气急败坏,说安格斯等人不讲信用,有辱骑士和贵族荣誉,誓要用手中的剑将威尔士军团杀个片甲不留。

因为威尔士军团副长安格斯故技重施,再次要求科多尔省伯爵以贵族荣誉为威尔士军团荣誉担保。这还了得,领兵子爵一听,难不成自己还要派兵跑回科多尔城向伯爵大人请命赦免这群南方山谷里的野蛮人,这摆明了把自己当猴耍嘛。废话不多说,这下领兵子爵可是下了决心要剁碎这群威尔士军团的杂碎拿去喂山里的野狗。

一场鏖战蓄势待发……

就在安格斯想出诈降之计拖延敌军进攻为亚特争取时间之时,连同之前军团自行携带的马车,加上攻破马尔西堡时缴获的几十俩马车,准备救援安格斯部的援兵已经在军团长亚特的率领下分批乘坐马车沿着商道向南方驶去。

兵贵神速,阻击部队已经坚持在野外同追击之敌鏖战几日,无论是体力还是战力,他们都快坚持不住了。亚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支援军士长和一众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四条腿的肯定比两条腿要快,何况沿途商道一路比较平坦。刚攻占马尔西堡后士兵们的体力都大大消耗,而马车也是节省体力的最好方式。

亚特望着南方,嘴里轻声念叨着,“军士长,兄弟们,你们一定要坚持住,我们来了。”

坐立一旁的罗恩和斯坦利看了一眼亚特,又相互看了一眼。罗恩问道,“老爷,您在说什么呢?”

亚特回过神来,对罗恩说道“让军队加速赶往阻击战场,军士长他们现在肯定遭遇着极大的困难,我们早一点去,他们活下来的机会越大。”

“是,老爷!”

罗恩领命。

“领头马车,加速前进,直奔阻击战场!”

夕阳西斜,几十驾马车在车夫狠命打马的皮鞭声中急速朝南而去……

科多尔南部,山丘之下,威尔士军团安格斯部阻击战场。一场杀声震天的鏖战早已徐徐展开。

喊叫声,惊恐声,夹杂着刀剑阔斧的声音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耳。

随着科多尔追兵领兵子爵一声令下,没错,就是那个被安格斯气得差点儿吐血的家伙,那群多年未经战阵的科多尔人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不管是农兵还是职业士兵或者郡城守兵,在高额赏金和爵位的双重加持下,一窝蜂地朝威尔士军团车阵冲锋,并伴随着后方阵阵箭雨倾泻而下。

吃了战车车阵的亏,科多尔人学聪明了,前方轻重步兵攻击车阵边缘,后方弓弩队数箭齐发,攻击站在车阵上方和后方预备填补空缺的敌方士兵,以协助步兵撕开车阵冲杀进车阵,来个里面开花,外部包围。

威尔士军团一方则严防死守,阔剑,短矛,少量弓箭齐上阵,只见科多尔士兵的尸体慢慢堆积在车阵外围,以至于一些杀红眼的科多尔士兵直接站在尸体上往车阵里面的士兵猛攻。更有甚者,抱着巨大的石头或者链锤猛砸车阵薄弱处的举盾士兵。这次战损比被缩小到了六比一甚至五比一,因为敌人攻势太猛了。

安格斯,吕西尼昂,贾法尔三人率骑兵队在后督战,和之前一样,哪里快要支撑不住了骑兵队就立马冲杀过去堵住缺口。偶尔也从侧翼冲出去干扰敌军。

战火纷飞,双方血战正憨。转眼间车阵左翼已被敌军重甲步兵攻破,安格斯见状立马率十余骑骑兵攻杀过去,手起刀落,刚冲进车阵的科多尔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安格斯砍翻在地,另一个不要命的家伙见骑着高头大马的安格斯砍杀了自己的同伙,正要冲将上去,贾法尔一记重锤下去,那个倒霉的家伙头顶被砸塌,眼珠子已经在重锤的压力下掉落出来,带着血丝。

“军士长,右边也守不住了。”

吕西尼昂说罢,忍着腰部的剧痛,快马直奔右翼而去,身后跟着的剩余也跟着冲了上去。

待安格斯回过头来的时候,吕西尼昂已经飞奔过去将一名轻甲步兵砍飞出去,飞出去那个倒霉的家伙顺势砸在了其他几个敌军身上,倒地的三个敌军被车阵附近的威尔士士兵乱剑砍死。

形势危急,车阵已经有两处被攻破,威尔士士兵被科多尔重甲步兵步步紧逼,已经倒地十多个,有的被几个重甲步兵多剑刺死,断胳膊少腿的随处可见。毕竟敌军人数众多,现在车阵也已被攻破,威尔士军团士兵已经失去了屏障,快要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铁蹄之下。

“贾法尔,吕西尼昂,你们各带几个骑兵绕到他们后方袭击,策应内部修复车阵。”安格斯大声对两人说道。

二人应声领命。

眼看战事艰难,安格斯对车阵内的威尔士军团士兵大声说道,“兄弟们,马尔西堡已经被亚特大人拿下,堡中缴获金银财货无数,人人有份,立大功者奖赏更加丰厚。”说话间一个科多尔骑兵冲杀过来,挥剑砍向安格斯,安格斯往后一个快速仰翻,起身举剑刺向科多尔骑兵,剑尖穿过敌人腹部,血流不止,只见安格斯左手一拳打在科多尔骑兵脸颊上,顺势跌落马下。

安格斯看了看各处奋力杀敌的威尔士军团士兵。继续吼道。

“亚特大人也正在前来接应的途中,只要我们坚持住,这群杂碎早晚会被大人带来的骑兵全部消灭。坚持住!胜利最后属于我们!”

士兵们被安格斯的一席话激发了战斗热情,各小队互相配合,倚靠战车车阵奋勇杀敌。

之前的阻击战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决战。右翼缺口,一个,两个,三个威尔士军团士兵倒下。外围骑兵也陷入科多尔步兵和骑兵的双重包围。不少于五骑人马被砍翻在地,贾法尔腿部被敌军骑兵刺了一剑,血流不止,但扔坚持拖住外围步兵……

战争的天平似乎朝着科多尔军队一方倾斜,毕竟对方人数占优,而威尔士的铜墙铁壁已经被攻破……

夕阳西下,战场上血肉横飞,一声声哀嚎伴随着风声传向远方,传到威尔士军团亚特的耳朵里,传到边疆子爵亚特的纹章旗帜之上。

“罗恩,你带领一半重甲步兵从左翼突袭敌人,斯坦利,你带着弓弩队从右翼突袭敌人,我自带剩余人马直冲敌方中军营地。记住,不要恋战,我们的任务是解救军士长他们。”

“出发!”

“是!”

“是!”

二人领命而去。

毫无悬念,科多尔人急了。没想到快煮熟的鸭子被他的主人赶来救援。伴随着三路声势浩荡的救援部队响彻山脚的喊声,阻击部队看到救援部队来临士兵们爆发出极大的杀敌热情。

伴随着一阵切瓜砍菜,科多尔人退兵了,足足往南跑了三英里才停下。

领兵子爵望了一眼北方,嘴里骂了一句“妈的,幸亏跑得快!”但转念一想,脸色顿时暗淡下来。

“遭了,马尔西堡!”

亚特一行人没有多做停留,打扫完战场立刻带上伤兵和死亡士兵尸体往北开拔。因为目前敌我力量悬殊,必须做好固守马尔西堡的打算。

临走前,亚特和斯坦利交代了几句,只见斯坦利带着特遣队十多人往南部丘陵地区走去……